敦刻尔克:历史大格局下的小人物书写

摘要: 导演诺兰又一烧脑神作,带你一起大撤退

09-07 09:37 首页 捕娱






我会尊重人类寻求生存的本能,而不是真正的英雄主义。人类有很多性格上的缺陷,但是他们的集体行动可以实现非常伟大的事业。——克里斯托弗·诺兰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诺兰的《敦刻尔克》不仅是对长久以来漫威超级英雄系列电影的个人英雄价值体系的一种冲击,也在不断震撼着中国观众关于战争中士兵英勇无畏的意识形态。

 

电影从海陆空三个视角出发再现1940年在敦刻尔克发生的事情,只是这种接近默片式的手法配合恢弘的音乐以少对白的形式将一场战争撤退中的所有小人物塑造成了它的主角。

 

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这个来自东方的古老价值观在《敦刻尔克》中得到了最大的展现。

 


敦刻尔克只剩下几个游走的士兵,到底何处去向,茫然中的他们是人民;站在敦刻尔克海岸边望着海峡对面却前路未卜的英法联军,他们已经手无缚鸡之力,是人民;在海峡碧空中穿越云层的三架英国战斗机驾驶员,只有一个小时的油量,面对敌人随时出现的轰炸机和战斗机,把生命置于一边却依然勇敢,他们是人民;英国政府开始征用民用船加入大撤退的行列,老船长和自己的儿子以及小少年奋不顾身开往海峡对面,面对惊慌失措的战斗机驾驶员,冷静自如,甚至去说出一个善意的谎言,浩浩荡荡来到海岸边的英国民用船,给士兵们一杯热茶的英国渔民们,他们也是人民……

 

在《敦刻尔克》中,观众看到了历史人物的消解和人民的重构。没有丘吉尔、斯大林,也没有希特勒,甚至没有纳粹的任何标志。

 


只能无助地俯身躲避德军轰炸机的沙滩上的士兵消解的是战争英雄的伟大,重构了人民的渺小;被鱼雷袭击逃脱之后恐惧的士兵,那是战争、死里逃生之后给人心灵的创伤;冒充英国人的法国小哥,两次救了别人,最后却没有人能给他伸出援手,告诉观众人性的善与恶战争中处处皆在;意外摔伤去世的乔治,说他想成为英雄、登上报纸首页,每个小人物都想实现自己的价值;柯林斯被问到“你们空军去哪了”,是普通士兵的无奈;沉稳的老船长,面对落水士兵的紧迫、面对敌机的从容,那是普通人的担当……

 


从人民到历史,敦刻尔克大撤退是战争史上的旷世奇迹。

 

40万英法联军被困在人口仅万余的敦刻尔克小港口,被包围他们的8万装备精良的德军日夜猛攻。在英国空军、海军和船民的努力下,用一周时间,成功撤离33.5万士兵。因为这次成功的撤退,为将来反击纳粹的盟军保留了大量的有生力量,也给予了美国参战的信心和动力。如果没有敦刻尔克大撤退,恐怕二战的历史就要改写了。

 


对于战争和历史,诺兰舍弃了大,选择了小,用一个又一个普通人的表现来表现战争。舍弃战场的震撼,选择战争的厚重。

 

相比《拯救大兵瑞恩》《血战钢锯岭》那种赤裸裸得把血肉横飞的场面直接展现出来给我们看,诺兰选择了不去直面战场,甚至整部电影除了几架敌机之外甚至都没有出现一个敌人。一直都在刻画小人物,来表现士兵们想要活着回家的那种紧迫感和绝望感。

 


剥离恢宏的战争背景,政治立场,转而聆听当下人物的微小心声,正是这部剧与其他战争片最大的不同。

 

成功撤退的士兵们靠岸下船,内心充满了愤懑和惶恐,认为败退是耻辱。一位老人站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为他们提供补给品,挨个摸他们的脸表示欢迎,并对他们说:“Well down!”亚历克斯觉得匪夷所思,自己不过是失败的逃兵,不配被称赞。于是对老人说:“All We did is for survive...”老人捧住他的脸,贴着他的额头说:“Thats enough.”

 


站在时间与历史的纬度,生命的存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无论拍什么类型的电影,电影导演终究是时代的忠实记录者,可以是事件,也可以是时代的价值取向。诺兰将作战室里的指挥策划场景全部删去,开场不交待历史背景,结尾也不交代伤亡人数。他只是想呈现普通士兵,以当时在现场的人的视角来讲故事,这就是诺兰追求的“真实”。

 


关于《敦刻尔克》究竟是战争片,还是悬疑片,还是实验片的讨论在某种程度上无意义的。它的剧情已经认定了这是一部历史题材下的战争故事。一个好的战争故事从来不会让观众看完以后想要提着刀枪冲向前线,而是希望永远也不再有战争。

 

以战止战,是当下时代的需要。诺兰也的确在做。



导演专访 

贾樟柯


明星专访

简弘亦 | 毛泽少 | 贺开朗 | 耿乐 | 王博文 

 BY2 | 张智成 | 尤靖茹 | 夏梓桐 



喜欢就转发,想吐槽就评论,不想说就点赞

捕捉娱乐,给你快乐

商务合作QQ:2042875510

小编微信:373860976

来稿请发buyu@yishangmedia.com



首页 - 捕娱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