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女青年的买房故事:没有外援的人生,房子是抵御凛冬的高墙

摘要: 没有外援的人生里,房子就成了抵御凛冬的第一道高墙

09-08 06:34 首页 中山房讯网


望都市》中的女主角Carrie在买房付首付时向闺蜜借了一大笔钱——尽管在三十出头时已在纽约媒体圈小有名气,但她的稿费却全换成了满屋子的高跟鞋,真的要买房时银行存款只有900美金


看着《欲望都市》长大的媒体姑娘,如今穿行于高逼格论坛酒会,朋友圈各种大咖出没,跟随巨大的人流一头扎进城市的繁华与没落。她们听多了中国楼市的飙涨故事,看惯了资本在抬手间积聚又散落。在30岁的关头上,她们独立、敏感而性格决然,毕竟她们不是Carrie。


于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发生了,30岁左右的媒体单身女青年更愿意将买房的愿望变为现实。没有外援的人生里,房子就成了抵御凛冬的第一道高墙。对于更多单身女青年来说,在属于她们的黄金年代里,也许可以考虑下这个沉重的话题:是否要扛起自己的一套房?


“选择买房,是因为别无选择”


2015年,北京雾霾最严重的那个冬天,Y终于在五环外买了房。


一个生于南方城市的单身女生,最终选择了在北京买房,理由是“既然不走了,还是得买个属于自己的房子”



3年前,Y从记者转型为广告策划。这是一个很辛苦的职业,熬夜、出差是常态。比如,在买房的这个冬天,她几乎每周都会坐高铁往返于北京和南京之间。


广告大师奥格威“自黑”说,凌晨三点在街上走路的人,不是流氓、妓女,就是广告人。对于Y来说,她的日常就是经常不睡觉或者经常长睡不醒,在家熬夜赶稿时,会煮上一壶黑咖啡,备上一包烟。


“多年奔波卖命,手里攥着一小笔现金,总不能放在银行坐等贬值。当时余额宝的七日年化收益还不到3%。”Y提及,彼时其租住在北三环的主卧房租已经飙升到3000元/月。


通货膨胀的魅影一直吞噬她对现金的微弱信心。这让Y心中充满焦虑,缺少安全感。她觉得别无选择。所以,尽管小区破旧,但她从实地看房到签合同只用了不到一周时间。


与Y一样,在一线楼市成交中,单身女青年已经成为一群战斗力更为旺盛的群体。一项调查显示,今年上半年成功签约的购房者中49.2%为男性,50.8%为女性。


从2015年末交易完成到2017年初,随着北京房价的飙涨,Y持有的这套房价格已经翻倍,收益也远远超过任何理财投资产品。但对于Y来说,这个鸽子窝成为她常年奔波的落脚处,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现在不买,以后更买不起”


在L看来,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就像抽水机,以忙碌而光鲜的生活抽走你的全部时间和精力,而分水岭往往就在这种焦虑泥潭中筑起。


29岁时,L刚来北京做记者,租住在东三环边上的一座白色的八十年代老楼里,远在八百公里以外的父母来看望时,被厨房里进进出出的蟑螂震惊的目瞪口呆。


对于以写稿为生的L来说,每天出门时光鲜亮丽,将自己的内心包裹地十分强大,但还是会在夜幕降临时,想要在这个城市的窗口点亮属于自己的一盏灯。


2016年6月,北京房价已经涨了不少,她咬咬牙以三万七的单价,从投资客手里接下了一百平的毛坯房,“买房像是给自己的30岁礼物。虽然房子离市区很远,价格也不便宜,但想起来2008年错过的东坝,还是咬咬牙忍了。”


东坝是她的一个遗憾。2008年,首开常青藤一期开售时,价格在每平方米九千左右,机缘巧合下,她拿到了八千的内部价,她当时就想,房价这么贵为啥要买房呢,更何况还是在东坝那片尘土飞扬的荒郊野外?但时不我待,北京的房价更是。


真正有了自己的家,才明白月供就像是交给银行的租金,但少了那种扼喉的焦灼与恐慌。在近期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北京房租的残酷真相被公之于众,在诸多样本城市的房租收入比值中,北京以58%居于榜首


在L看来,租房也需要花钱,但银行是比房东更淡定的债主,最起码不用押一付三,最关键的是,现在不买以后更买不起。


“要在能适当承受首付借款的情况下,果断出手,只要价格能承担就永远是最合适的时机,而不是等着高昂的房价跌下来,更不应该想着攒钱,去一步到位买个大的,因为攒钱的速度永远赶不上房价飙涨的速度。”L提及,只要有一些积蓄,只要能承担借贷,那就是自己买房的最佳时机,不分男生女生。



“不怕高杠杆,只要熬过去”


2015年4月3日,距离楼市3.30新政颁布刚刚过去四天。


住在北四环附近的Z在清明节假期前夜搭同事顺风车回住处,做了多年地产记者的她们,突然对于静寂已久的北京楼市产生了恐慌。原因就在于,在经过一年多的市场低迷期后,几乎所有人都明白2015年房地产调控政策会放松已经是大势所趋,但3.30新政的宽松力度仍是超过了预期,北京楼市“复活”已是大势所趋。


“我必须买房。如果我一直结不了婚,那就必须买房,否则就失去了最后的机会。”这是Z这个从事地产采编多年的媒体女生在车上的最后结论。


第二天,她第一次去了远在北京西南六环的房山看盘。偌大的售楼处空空荡荡,不见一个买房人,身着黑色套装的售楼小姐和男士们聚在一处,闲的没有任何事可做。


北京4月的风依然不够温柔,但已经足以带来春天。她看中的一套将近90平米的两居室,毛坯单价约1.7万元/平米,这还是让她觉得高不可攀,毕竟这是遥远的西南六环外。


最重要的是,30岁的Z手里现金只有约10万块。这笔钱捉襟见肘,如果放在2017年的当下,10万块也只能在北京五环买上两个平方。


Z选择了某银行的30万个人消费贷。在随后房价狂飙突进的一年多时间里,像Z一样通过个人消费贷款填补首付空缺的现象变得十分普遍。


拿下这套房子,在提取出缴存的公积金还了一部分消费贷后,Z的总共负债是不到120万的公积金贷款和将近15万的消费贷。借助于消费贷,使得Z有了短期的资金周转能力,用10万元的现金撬动了一套属于自己的两居室


在她看来,随后的两年还债期过得最凄惨,同时还经营着自媒体的她,笑称为还债感觉身体被抽干,连头发都熬白了。


但当终于每个月只剩了几千块的月供,而小区的二手房价已经飙高至每平米3.4万元时,她又觉得这一代价太值得:“如果只是透支未来一两年的收入,就不要怕高杠杆,只要熬过首付还债期就好了。”


文章来源:90度地产

作者:李敏


-END-


大家都在看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八月中山房价涨跌榜】


首页 - 中山房讯网 的更多文章: